不高冷,但跟你不熟
脾气挺好的
但也分对谁
用不着你接受
不需要你喜欢
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
wb:@lon_yester

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
不扩列/不互粉/水平低中二玛丽苏
非你圈/杂食/想写什么写什么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
君子和而不同
我一直一样,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

写东西就那个德行
谁关心你的看法
没人在意,别来意难平
有缘tag见,没缘别烦我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,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

欢迎垃圾关注我,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,都针对你

【屠倚】至尊组·万古

万古
记梦间集,屠龙刀×倚天剑

世人都道倚天屠龙二人并提,可倚天独爱孤身一人这事,从来只有屠龙知道。
有时自己追上去想说上几句,都会被他以:打扰他练剑了,而无视掉。可屠龙却独独喜欢和倚天在一起,无关血缘,只因喜爱。
不管是寒夜临风也好,烈日见阳罢,只要能和倚天在一起就足够了。剑灵刀魂,本就般配。

“有人天生就是强者,有人努力就能成为强者。”拦住倚天欲走的脚步,屠龙收刀回鞘。“你我同命,你该懂我从未在乎过自己是不是强者。”
少年眉目间的气度是天生的,屠龙生来霸道,就算与倚天一脉而成,也比他多了几分气势。
“怪我不够强,到底输了半招。”倚天推开了横在自己身前的剑鞘,你不在乎,可我在乎。“最近世上不太平,我应该会下山走走,等我回来,你我再比一场。”
“求之不得。”本来先说要比试比试的就是屠龙,此刻倚天又开口,屠龙怎能不答应。“不过你为何一定要赢过我?”
“你我本该共命,可我始终有我的道,我要傲然巅峰,你可懂?”
“我不懂,可我知道,我不能输给你。”我想要你,所以我一定要赢过你才配。

“我陪你一起下山吧,也有个照应。”
“我不用别人照应。”
“我是你哥,不算别人。”
屠龙喜欢自己,不是亲情,而是人间情爱,倚天从来都知道。很多东西自己不说,屠龙都得想尽法子给自己弄来。相处这数百年,再不懂就真是傻了。
可到底血脉相连,倚天做不出违逆世俗正道的决定。
他没有屠龙有魄力,自始至终都是。

不想带也没用,倚天甩不掉屠龙。从早晨一直赶路到下午,倚天鼻尖都沾上了汗。
“先休息一会吧,我也累了。”面无表情的开口,屠龙其实是并不累的。
“不必。”天生体温要比旁人低些,离开了相对凉爽的峨眉山,倚天还的确有些不适应。
屠龙一向在乎他,又怎会看不出他的不适。
“一路路过了不少村庄,住户都安好,却总觉得有什么蹊跷。”

蹊跷得何止这一件事,有人作乱却未见作乱之人,倚天屠龙游荡了许久,一路除了吃吃喝喝也无事可做。
“这一路未见什么妖出没,这中原动荡的传闻不知都是从何而来的?”停在某个荒废的庙宇过夜,倚天边说边生着火。
“嘘。”刚说无事,两人便同时听到了些异动。
瓦上作响,门旁生风,二人同时出鞘,杀了个痛快。本以为已无事了,倚天收剑回鞘。
“小心!”抽刀隔开偷袭而来暗器,屠龙把刀架在了躺在地上偷袭之人的脖子上。
“秘籍我是拿不到了。”那人咳了两声,看向了倚天。“得秘籍者也傲视众生,能把你们引下山来,也算不亏。”说完便咬破牙间的毒药,没给他们任何提问的机会。

得秘籍者能傲视众生,倚天愣了一阵。
“为了秘籍把你我二人引下山,难不成这秘籍与你我有关?”见倚天发愣,屠龙先开了口。
“或许吧。”没再多说,屠龙却知道,倚天对这秘籍有兴趣。
“我认识个前晓百年,后晓千年的奇人,你可有兴趣和我一同去问个究竟?”
看着倚天的神色,屠龙便知晓,他必然是愿的。
“睡吧,明日带你一同去。”在他心中,始终是傲立巅峰更重要。

奇人自古居深山,而屠龙所言之人却长居庙观,每日享受人间烟火,倒是自在。
“听闻您前晓百年,后晓千年,多嘴来问,您可知道世人所求的秘籍,而今在何处?”
“我可不白替人解答。”老和尚看了倚天一眼,摇了摇头。
“只要您答了倚天的问题,您想要什么,我都会给。”
“罢了。”老和尚敲了许久的木鱼才答了话。“秘籍乃是你们二人父辈所传,封在你们的身子里,没人拿得到。”
倚天忙追问。“当真没法子能看到那秘籍么?”
“也不是没法。”老和尚睁开了眼。“你们二人傲立世间,可说到底倒不能藐视众生。”
“您能说得再清楚些么?”屠龙觉出了什么,皱了皱眉。
“血脉相融此消彼长,你们此刻倒算势均力敌,若斗得个你死我活,埋骨之时自然能得秘籍一见。”

世间唯二人比肩,同死之日便是秘籍出世之时。
“你很想要那秘籍么?”走出寺庙时倚天还愣着神,屠龙拽住了他的手臂问道。
“也不是。”可得秘籍者便能登临巅峰,这是倚天一生所求。
“既然有人想要那秘籍,便一定有天会引得咱们内斗。”看着倚天满是失落的样子,屠龙心疼得不行。“你既如此求胜求强,莫不如我便隐居,不与你争了。”
听到这话,倚天回过了神。如今屠龙开了口,他倒不好拒绝。有点执拗的性子,不会允许自己低下头来留人的。“你可想好了?”
“想好了,我在冰火岛隐居,你若想我了,就去看看。”捏过倚天的下巴,屠龙吻上了他的唇。
他们曾同醉在荒野,也曾共看过星河,可这是屠龙第一次越矩。“你愿走就走,何必如此。”这好歹是大街上。
“我倒不好奇那秘籍,你若哪天无事,大可来我这叙旧。”
只留个背影,屠龙走得干脆。抬手挥了挥,也没管倚天看没看到。

哪天都无事,可倚天不敢承认,他想屠龙。若是亲人间的想倒也无碍,偏偏沾了些人间情爱,便愈发深压心底了。
这一晃数百年,倚天也没放下这面子。
没了个祸害在自己眼前,自己果真精进得更快。

某日心口一痛,叫来名医无解,倚天只得起身练剑分散精神。这一比一划间,真有了些登临巅峰的感觉,收剑回鞘,这心口也大好了。
明明是值得狂喜之事,倚天却没了开心的感觉。
忙收拾行装想要赶往冰火岛,他只想去告诉屠龙,他做到巅峰了,也便没有执念了。他想他了,这么多年才琢磨明白,从来就不是兄弟间的那种想。
“您可是倚天大人?”刚走出山门便被一戴着斗笠,身披大氅的人拦下,倚天看着他,皱了皱眉。
“正是在下。”微微鞠躬,倚天答完便欲走。
他得去找屠龙,他什么都有了之后才发现自己还是放不下,他等不及。

“有一人托我把这盒子给您。”
皱着眉接过盒子,倚天愈发疑惑了。
“那人还托我问您,您此刻可还高兴,可还有憾事?”
听着声音,倚天总觉得和这人有些熟悉,仔细看了许久也没认出来,才觉得是自己多疑了。“已无憾事了。”

寒光一现,先拔刀偷袭的是那人,先夺命的却是倚天。收剑回鞘,倚天总觉得心脏跳得快得不行。
“心术不正之人当杀,你别怪我。”
“好一个巅峰。”那人捂着伤口,一点点的跪了下去。“屠龙大人托我告诉您...他在冰火岛...您不必去寻他了...”
看着那人倒下的身影,倚天竟说不出的难受。索性转身快走了,不敢再看。
倚天总觉得那人有些像一个人,可一想到剑灵刀魂应当相认,且他不会这么弱,便宽了宽心。

冰火岛不大,可倚天找了半个月,也没找到屠龙。抱着盒子回了峨眉,倚天挨了几日,实在挨不过,起身去了从前去过一次的寺庙。
“你可是想问屠龙?”人生不过百岁,老和尚早已归了西,开门的是个年轻人。“我师祖告诉过我,若是有像您这样打扮的人来,先要问您是不是来问屠龙。”
被戳破了心思,倚天倒是不好意思再问出口了。“不,我想问您,您可知道这盒子里是什么?”
“你想要什么,这就是什么。”小和尚忙拿出了老和尚圆寂前写好的纸条,递给了倚天。
倚天接过纸条,忙打开看了看。

字也不多:屠龙说过,你要什么他都会给。第二句更短,就四个字,此消彼长。
看完这两句,倚天忙开了盒子,盯着盒子中的灰烬,他突然明白了什么,颤抖着把手中的东西摔在了地上。
好一个什么都会替我得到,消了自己的灵体让我登上巅峰,再燃了自己散尽修为得到的秘籍,这样我就永远举世无双了。
屠龙你想得可真好,这等心思,我真是输了。
说什么剑道巅峰,自始至终,我都是输给你的。
你赢的真真漂亮。

要是这些是那老和尚告诉的也好,免得让自己想了屠龙这一通。
白白让自己想到了小时屠龙为他偷枣子的模样,让他想到了当年他转身离去时的背影。
明明当时都没怎么去看,怎么就记得这么清楚。
你不让我去找你?我偏要去找。不死不灭,从来都是个笑话。
转身欲返峨眉,倚天踏过了被风卷起的灰烬。

本该一路无事,不成想路遇一女子寻死,倚天忙引锋断了绳子。
“您何必救我。”没想到女子并不感恩,倚天无言,收剑回鞘。
“你又何必寻死?”
“我夫君为我殒命,我实在无法独活。”
听着这话,倚天合了眼转过了身。“他既为你殒命,便一定不想你再丧生。”
人生不过百岁,倚天竟有些羡慕起这女子来。

看着那人的背影想了好久,女子才怯怯地开了口。“敢问恩人姓甚名何?以后如何才能报您大恩?”
“倚天。”那人并未回头,反而又向前走了两步。
“您就是倚天?”那女子眨了眨眼。“不知为何,我总觉得有人跟您很像。”
像是听到了什么重要的事,那人忙转回了身。“你说的与我像的是谁?”
“好像是...”女子偏头想了好久,最后只得摇了摇头。“哎呀想不起来了,许久之前在古书里看到过他的样子,现在许是连书都找不到了。”

也对,这么久了,谁还会记得一个已经死了的人。
“您举世无双,不会有人跟您像,是奴家多嘴了。”女子见倚天神色黯然,忙补了一句。

倚天合了眼。“没事。”
只是本来又跳动起来的一颗心,现在跳不动了而已。说实话,他没勇气追着屠龙的脚步走下去了。
他想见屠龙,可他还有许多其他,放不下舍不得的。
被世间遗忘这种结局,他倚天受不了。他有他的剑,有他的道。
屠龙果真懂他,他要百岁千秋,要万古流芳,要一直做个强者。
别的再重要也不重要。

“罢了,有缘会再见的。”
转身离去,他始终都没敢承认,自己最怕的其实是没人记得,真的有人能与倚天并提,曾经绝世的,是两个人。
是骨血相融,魂魄相惜的,两个人。

有人天生眼前就没有白月光,有人至死,心口都有一点朱砂痣。
倚天果真多享了万古时光,凌峨眉之巅,超然世外。清静了许久,不知从何时起世间多传,屠龙倚天并立,于是多有人上门询问屠龙来路行踪。
“他隐居在冰火岛,若有一日有人能胜得过我,取了我的性命,自然也就有实力寻到他了。”倚天挥袖而走,再未言过其他。
他终是长了屠龙万千年岁,屠龙再胜不过他了。
可幸剑道的巅峰,从来都只他一人。

某日梦了场深秋,倚天总觉得也梦到了某人某事,恍然惊醒,霜雪满头。
人都说千古久长,偏偏有人能享万古时光,倒也有幸。

有幸啊,这等幸事,怕是有人转世几世都求不来的,有幸能得,大概只因他们,只这一世吧。

评论(3)
热度(99)

© Linc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