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高冷,但跟你不熟
脾气挺好的
但也分对谁
用不着你接受
不需要你喜欢
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
wb:@lon_yester

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
不扩列/不互粉/水平低中二玛丽苏
非你圈/杂食/想写什么写什么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
君子和而不同
我一直一样,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

写东西就那个德行
谁关心你的看法
没人在意,别来意难平
有缘tag见,没缘别烦我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,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

欢迎垃圾关注我,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,都针对你

【冰九】春山恨·番外 3(abo)

想写冰哥生病小九照顾,懒得再想paro,就写个番外吧,大概是冰哥阴差阳错生了次病?

“师尊是想烫死我么?”勉强咽下沈清秋递来的一口粥,洛冰河皱起了眉。
沈清秋内心暗骂了句娇纵:玉盏生凉,能热到哪里去,面上却笑了笑。“没想到入了魔,尊贵如你,竟也会生病。”
“听这语气,师尊很开心?”岂止是开心,简直满满的落井下石。
“生老病死,你这一生春风得意到了如今,人生七苦终于尝了一苦,我也该为你开心。好歹这也算个经历,为师也希望你能多得些体悟。”嘴上再轻佻刻薄,沈清秋还是吹凉了粥,递到了洛冰河嘴边。
“体悟真还有,只是没想到还真能看到你举案齐眉。”不敢奢望沈清秋下厨为自己做饭,只是这亲自来喂,就已经让洛冰河开心到不行。

人生百年,修仙或为魔却能享千秋万载,沈清秋舀了舀粥,竟莫名少了些无奈,多了些温暖。
“本以为千年寂寞,少了些俗世气,不曾想也有这老夫老妻般的情致。”这是洛冰河送给他沈清秋的,岁月安稳。“要不要再喝一口啊,娘子?”
“娘子?”洛冰河笑了笑。“明明还在床上,怎么不叫相公了?”似是怕沈清秋因为小事生气,洛冰河语气软了下来,又补了一句。“过两日是我生辰,相公可给我准备好贺礼了?”

“贺礼?”沈清秋起身把碗扔在了床边的小桌上。“你这样万寿无疆之人,要让我准备贺礼,年年岁岁我要准备多少?”
“怎么突然就这么生气。”洛冰河总觉得沈清秋的某些幼稚行为,说不出的...
嗯...可爱?
“怪我没给你过过生辰了?”
沈清秋一下子被戳破了心思,反而更生气了。“我这没娘要的孩子,自己都记不得自己的生辰了,哪像你们这些从小被惯大的,如此娇贵。”
“从小被惯到大的?”洛冰河站了起来,把沈清秋带进了自己微烫的怀里。“师尊有惯过我?”

到底是沈清秋先对不起洛冰河的,听了这话,不免有些心虚。“你身上还是好烫。”
手贴上了洛冰河的额头,沈清秋抿了抿唇。
“唔...”
突然的一吻,倒是把沈清秋弄懵了。“声色情 欲,当真能解你病中之苦?这才几天没碰我,就这么急着让我也陪你病着?”
“谁让我只有你呢。”盯着沈清秋的眼睛,洛冰河不能再认真。“怪过恨过厌烦过,没想到到最后竟只在乎你一个。”
“你不甘心?”
“是啊,不甘心。”轻轻吻上沈清秋的额头,洛冰河如视挚宝。“不甘心你当初没给过我好脸色,不甘心只和你缠绵半生。”

听了这话,沈清秋倒觉出了几分亏欠。“好了,我给你准备生辰贺礼就是了,想要什么?”
“你猜呢。”死死盯着沈清秋的眼睛,洛冰河勾起了唇角。
“师尊怕热么?”
“怕。”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,沈清秋说得干脆。
“弟子也怕热,烧了这么久,师尊能不能帮着分担分担?”横竖沈清秋说不过自己,洛冰河没犹豫,打横抱起怀里的人就向床边走。
雨露期也就罢了,平时也是一天里半天滚在床上,就算洛冰河技术上佳,可尺寸摆在那,还是苦了沈清秋。“一天天的就喜欢这档子事,你也不怕...”
“我就要师尊一个,总不能让弟子亏了不是。”

许久没尝到荤腥,洛冰河倒也没客气。
声色情 欲,挨个满足了一番。皎月悬在空中,倒也拦不住这床帐里的放纵。
“够了...”一番颠鸾倒凤事毕,沈清秋手按在了洛冰河的胸口。
汗也出了这么多了,早该不热了。
“师尊真好看,气息也好闻。”捉住沈清秋的手,洛冰河欣赏着身下的美景。
美人眼角含情面颊带色,除了凶了点,哪里都好。“师尊,你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,为何我偏要来这一回不成?”
支起身在衣服里摸了摸,洛冰河拿出了个锦盒。
见沈清秋还懵这,洛冰河也没再问下去。“今日是我第一次见师尊的日子,虽然师尊没收下我,可我到底是你的弟子。”打开盒子,里面竟是个颇为精致的指环。

不成想洛冰河打开后,竟没给沈清秋,反而自己戴上了。
“所以你就寻了这东西犒劳自己?”说不出的委屈,沈清秋充满期待的神情暗了个彻底。
“不。”
洛冰河把指环转了个个,把指环上的一个沈字冲向了沈清秋。“从今往后,弟子身上盖了章的,归师尊你了。”

“就会贫嘴。”
盯着指环上的字看了好久,沈清秋内心暖了许多,开口却还是顶撞了一句。
“还会宠着你。”
月满枝头,许也有三更了。
“别闹...”

评论(10)
热度(508)

© Linc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