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高冷,但跟你不熟
脾气挺好的
但也分对谁
用不着你接受
不需要你喜欢
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
wb:@lon_yester

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
不扩列/不互粉/水平低中二玛丽苏
非你圈/杂食/想写什么写什么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
君子和而不同
我一直一样,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

写东西就那个德行
谁关心你的看法
没人在意,别来意难平
有缘tag见,没缘别烦我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,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

欢迎垃圾关注我,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,都针对你

【冰九】春山恨·abo·小小团子篇1

——怀小小团子的日常

近来沈清秋的脾气很不好,嫌弃饭难吃、不爱闻熏香气、甚至连洛冰河都不愿见。
“我说出去。”修雅横在胸前,大有洛冰河敢上前一步就出剑砍了他的意味。
“师尊都两天没准我进门了,弟子思念得紧,连来看看都不成了么?”捉住沈清秋的手硬是把剑按了回去,洛冰河又补了一句。“师尊要是再不让我进屋,我可要去花柳巷里喝杯闷酒了。”
“那你就去啊,我又拦不住你。”嘴还硬着,沈清秋却没再阻拦,转身进了屋,连门都没关。

“怎么了?谁又惹你生气了?”洛冰河忙追过去把沈清秋揽进怀里,语气温柔的仿佛下一秒就要伸手给他顺毛了。
“今天花瓶里的花我不喜欢,还有,能不能把那一堆没用的奴才都从我这里赶出去,看着就心烦。”俨然一派没事找事的泼妇行径,沈清秋说了这一通仍嫌不过瘾。“我不高兴,何时还需要理由了?你怎么就不先考虑考虑自己哪里做得不周?”
洛冰河也没别的法子,只得服软。“好了好了,都是我不对,除了这些还有什么不合心思的?”
“洛冰河。”
“嗯?”
“陪我打一架,赢了就让你回来睡。”

洛冰河突然后悔自己为何要多嘴补这一句,换来了这么一道送命题。赢了的话沈清秋免不得要使些小性子,故意输了的话,沈清秋估计更是不快。
“到底怎么了?”
“修雅剑上有血色,我看着不顺眼。”
洛冰河面上没半分无奈,却暗骂道:那剑上若是没有血色,你又如何拔得出来。“师尊...”
“不愿同我比试?想必魔尊大人看不起我沈某了?”没顾一脸苦笑的洛冰河,沈清秋转身便出了门。“若是这样,您愿意留在这我也赶不走,那我只能院子里凑合一晚,为您腾地方了。”

一来二去洛冰河扭不过沈清秋的性子,只得应了下来。
这一战便是不留余力,到最后一击才想着收手,差一点就伤了沈清秋。饶是这样,沈清秋还是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。
“承让了,不知师尊之前的话可还作数。”
“哪敢不作数。”一句话说完,沈清秋把修雅立在地上便开始不住的咳嗽。
“可是我下手重了?”拉过沈清秋的手,洛冰河替他搭了搭脉。见沈清秋还是爱答不理的样子,洛冰河索性把气都撒在了旁边的奴仆身上。“你们一个个的都是死的吗?还不叫大夫来?”

“恭喜魔尊。”收回搭脉的手,大夫笑着看向了洛冰河。
洛冰河刚才就探出了些所以,一听大夫的话,方是都懂了。“恭喜师尊,得偿所愿。”
每个人脸上都沾着些喜气,偏偏正主一点开心的样子都没有。
“我先给夫人开些...”
“你先出去。”一直沉默到现在,沈清秋才开口。
“那您记得...”
“我说,你先出去。”

把屋里的人轰了个干净,若不是洛冰河一直抱着沈清秋,怕也是会被踹进院子里。
“怎么了?不开心?”用于明白了这几日沈清秋为何不快,洛冰河倒是愈发耐心了。
“我不想要这个孩子。”
看着沈清秋一脸正经的样子,洛冰河缓了一阵才开口。“怕疼?”
“对,我怕疼,不想再受一次苦了。”

若是真被猜中了心思,沈清秋一定会辩驳几句,如此干脆的答应了下来,定是有些问题。
这还是洛冰河第一次吃不透沈清秋的心思。
“到底怎么了?”
“不怎么,就是不想留这个孩子。”
洛冰河没别的法子,打横抱起沈清秋,坐在了椅子上。顺便轻啄了几下怀中人的唇。
没有半分越矩的心思,神色也是面对至宝般的认真。“到底怎么了?嗯?”
手摸上了沈清秋的小腹,洛冰河催动内力给他暖了暖。“他还没见过你我呢,真这么忍心?”

把头埋在洛冰河肩上,沈清秋犹豫了一会。“洛冰河,我没原谅过你。”
“我知道是我先对不起你的,可是这么多年了,我没原谅过你。”这两天许是因为肚子里的小东西,沈清秋想的格外多。从水牢的折磨,到而今失了金丹堕入魔道,这一桩桩一件件,沈清秋从没忘记过。
还记着,还怨着。
“瞧给委屈的,倒是和我说啊。”听着沈清秋强压出的平静语气,洛冰河的心像是塌了一角似的。
“满腹猜忌怨恨,做了如此多错事却仍想着怪别人,我这种人,怎么配事事如愿,怎么配有同姓子孙。”这一身罪业,也该偿了。

“就为这个?”
“还不够么?”沈清秋抬起头,捉住了洛冰河的手腕。“你已经不怪我了,我尚且如此揣度你,你就不觉得我两面三刀令人作呕?”
“谁说我不怪你了?师尊曾经怎么待我的,你就当我能轻易忘了?因为你那点嫉妒心便令我差点万劫不复,你就当我不恨?”洛冰河到没生气,竟勾起了唇角。
“可我就是放不下你,我能怎么办。”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,洛冰河就是放不下他沈清秋。“我要你一辈子来偿还,要你活在我的眼里,一辈子逃不出去。”

见沈清秋抿了抿唇,洛冰河又开了口。“可又能怎样,除了恨,我对你还有其他心思。我想你比所有人过得都如意,想你再也不必怨恨旁人,想你一心都在我身上。”
“师尊,答应弟子留下这个孩子,再受一次苦,就当赎罪了可好。”

沈清秋沉默了许久,才缓过神来。“就你会说。”
“谢师尊答应了。”
“我没...”
“你舍得吗?”刚刚说不留这个孩子的时候,眼里满满的绝望可不会骗人。
“洛冰河,我这辈子算是栽在你手里了。”
“荣幸之至。”

评论(7)
热度(631)

© Linc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