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高冷,但跟你不熟
脾气挺好的
但也分对谁
用不着你接受
不需要你喜欢
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
wb:@lon_yester

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
不扩列/不互粉/水平低中二玛丽苏
非你圈/杂食/想写什么写什么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
君子和而不同
我一直一样,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

写东西就那个德行
谁关心你的看法
没人在意,别来意难平
有缘tag见,没缘别烦我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,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

欢迎垃圾关注我,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,都针对你

【冰九】春山恨·abo·小小团子篇2

答应得痛快,沈清秋倒也没忘记提些要求:“这几个月,你不准碰我。”
“为...”
“要么答应,要么就别留这个孩子,你自己选。”知道洛冰河想问为什么,沈清秋提前结束了这个话题:“洛冰河。”
“嗯?”
“我饿了。”一个巴掌一颗甜枣,沈清秋哄人的水平也不差。谁栽在谁手里,还真就不一定。
“好,想吃什么。”

沈清秋脾气本来就算不得好,肚子里又揣着那么个小东西,便更是差得没边。三天两头的闹一闹,倒也不是不讲理,只是太过吹毛求疵。
“洛冰河,我冷了。”促织叫着,沈清秋站在树下,合了眼。
难得的没有吵闹。
“抱你回去?”随是问句,洛冰河却没耐心等沈清秋回答,直接打横抱起面前之人就向屋里走,嘴上却先示了弱:“怪我,没帮你多带件披风。”
“不怪你。”手揽在洛冰河的脖子上,沈清秋吻上了他的唇角:“小畜生知错了就好,我又怎会苛责。”
沈清秋不是不知道最近自己是在无理取闹,只是冲动完才有心情考虑许多。总不能道歉不是,怪丢面子的。
洛冰河心里乐出花来,表面也是不动声色:“从小到大,师尊苛责的还少么?”

一路走回卧房,洛冰河把沈清秋轻放在床上,便覆了上去。
“你做什么?”
“占你便宜。”把沈清秋的手腕按在床上,洛冰河轻啄了沈清秋的唇一下:“师尊先撩我的。”
“你忘了当初答应我什么了?”咬了咬牙,沈清秋是真有些生气了。不过嘴唇竟不经意的嘟了一下,落在洛冰河眼里,说不出的可爱。
倒是给了洛冰河一些撒娇法子的提醒。
“师尊~”洛冰河装出了些可怜的样子:“弟子忍得辛苦,师尊赏些甜头吧。”若不是嘴角勾起了一丝邪气,这语气当真可怜兮兮的。

其实坤泽的身子远比乾元渴求这些事,听着这撒娇般的语气,沈清秋脸微微泛红,偏过了头:“真拿你这小东西没办法。”
“师尊,我可不小,你知道的。”早知道这语气对沈清秋这么大杀伤力,洛冰河早就这么哄了:“谢谢师尊。”
听出了一身鸡皮疙瘩,沈清秋真是受不了这个语气:“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磨叽了?魔尊大人别是玩过头了,当自己还是小孩子呢吧。”瞟了洛冰河一眼,沈清秋眼神里透着几分挑衅。
“弟子突然觉得,师尊对我没那么有吸引力了,也该去旧爱那看看了。”

“你...”见洛冰河起了身,沈清秋慌不择路,忙拽住了洛冰河的手腕。
“这回,是师尊记忆里的魔尊大人了么。”反扣住沈清秋的手贴在唇边吻了吻,洛冰河一脸邪气,眼里倒是颇有些少年感。
沈清秋却没生气,反而愣住了——若不是因为自己,眼前之人会那么偏激杀戮,游戏人间么?
到底只是个少年啊。
“洛冰河。”
“嗯?”
沈清秋伸手揉了揉洛冰河的脑袋:“你个小东西,给爷好好笑一个,我心情好了,没准真分你些甜头。”
“不用师尊来分给弟子甜头,弟子会主动来讨的。”这事上,洛冰河一向主动。

月上枝头,摇了些影子下来,时至三更屋里的麝香气才淡了些。
沈清秋已经累得连眼都不愿睁了,身下满是狼藉,看着倒有些虚弱的美。
“师尊。”
“嗯?”
“晚安。”你和小东西,晚安。

评论(7)
热度(462)

© Linc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