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高冷,但跟你不熟
脾气挺好的
但也分对谁
用不着你接受
不需要你喜欢
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
wb:@lon_yester

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
不扩列/不互粉/水平低中二玛丽苏
非你圈/杂食/想写什么写什么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
君子和而不同
我一直一样,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

写东西就那个德行
谁关心你的看法
没人在意,别来意难平
有缘tag见,没缘别烦我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,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

欢迎垃圾关注我,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,都针对你

【冰九】春山恨·abo·小小团子篇3

人这一辈子哪那么多执念,冰哥日常凶

一晃又是入夏时节,沈清秋正午醒来时,洛冰河已经出门了。饶是这样,沈清秋也没享受上多久的安静时光。
“爹爹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孩子就不要我了?”看着怀里紧紧拽住自己衣襟的小东西,沈清秋心都化了:“怎么会?谁和你说的?”
“洛冰河!”左右看看洛冰河人不在,小家伙竟直呼了大名。
沈清秋愣了愣:“他还说什么了?”
“他还说让我别总缠着你,有时间多去勾搭勾搭小姑娘,不然以后就没法勾三搭四了。”
这话倒是像是洛冰河的语气,沈清秋听完心中竟有些暖意。
“别听他的,爹爹怎么会不要你。”
“那...爹爹亲我一下。”嘟起嘴来看向沈清秋,沈清秋不得不说,怀里的小玩意长得颇有些像洛冰河。
“好。”吻在额头上,沈清秋觉得这小团子实在可爱,竟伸手掐了掐他的面颊。

“师尊,我也要你亲我一下。”洛冰河推门而入时,身上满满的血腥气。站在门口从头听到尾,洛冰河盯着沈清秋,眼里满满的占有欲。
“干什么去了?”给怀里的小东西使了个眼色,等孩子出了门,沈清秋才开口。
“寻欢作乐。”勾起唇角,洛冰河额上的红纹颜色正盛:“还不准我去摘些野花野草么?”
这神色,总让沈清秋想起洛冰河在水牢时的样子:“洛冰河,你怎么了?”
合眼深呼吸了几下,洛冰河眼神恢复了清明:“没怎么,刚杀完人,心里燥了些,没吓着你吧。”
“没有。”你是怎样的人,我从来清楚。
“身上血腥气好重,闻着不舒服。”月份大了之后便格外敏感,沈清秋说的是实话。
“洛冰河。”沈清秋思索了一会,方又开口:“若是有一日,你我不爱了,互相厌烦了,又该如何?”
洛冰河眨了眨眼,一时竟不知如何答复,他没想过,也不敢想。
只好故作无事:“别多想,你先亲我一下,我就去沐浴。”

再认真也抵不过身边人不正经,洛冰河非得一亲香泽才肯离开,缠着沈清秋好久,占了不少便宜。
沐浴回来时,沈清秋已沉沉睡去了。轻拂上沈清秋的眉心,洛冰河只纳闷为何他梦中都要皱着眉。想着想着,却又笑了:“你我这一身杀戮罪孽,如此已是恩赠,还求什么岁月静好。”

许是被这呢喃吵醒,沈清秋缓缓睁开了眼。
“唔...”捉住洛冰河的手,沈清秋声音颤抖着:“疼。”
掐指算了算,洛冰河也是大懂了:“去叫大夫来!”这回没有执意陪在沈清秋身边,洛冰河主动出了门。
再故作无事也没用,他心乱了。因为沈清秋的一句话,银瓶乍破。
因为沈清秋这一个人,搅乱了这营营一世。

沈清秋怕疼,怕黑,怕一个人。这些从未宣之于口的事,洛冰河是在无数个日夜里慢慢懂得的。
怕疼却又怕人知道他怕疼,于是强撑着不呻吟不出声,洛冰河知道,此刻刻意压抑着的声音到底是疼到何等地步才会传到他耳中。
强行静下心来思索沈清秋的问题,洛冰河眼神彻底暗了下来。说实话,和沈清秋在一起后,洛冰河不是没去寻花问柳过,相反的,他流连过长安十里。
无数卷帘人,春色何其多。
可长河渐落,洛冰河满脑子都是沈清秋,醒也是他醉也是他,爱也是他恨也是他,哪还舍得留他一个人在夜里瑟缩。隔多远也要追过去,再不忍心看他逃离。
所以就算有天不爱了又如何,人这一生哪那么多执念,有他一个也便只他一个了。
思绪翻涌,洛冰河满心都是,若是沈清秋就这么死在屋里,自己会如何?
不敢想,也没法想。

等门打开的时候,洛冰河似是冲进去的,一句话也没听,一句话也没问,直奔沈清秋身侧。
“疼么?”
本想告诉他这孩子是男是女,听到这话,沈清秋抿了抿唇。
突然委屈得不行,再掩饰也没用:“疼。”
“记得上回疼的时候,你都说了些什么么?”没等沈清秋回答,洛冰河便把他揽进了自己怀里:“我都记得,每一句都记得。你问我不爱了如何,我本就没爱过。”
“恨也好喜欢也好执念也好,我不可能放手的,你怕一个人,我只怕没有你。”
这一切的一切,起于执着,止于执着。

听了这一通,沈清秋整个人都懵了:“你就不关心孩子是男是女?”
“你在就好,别的都无所谓。”

小小团子🍡是男是女我直接扔进无料本了,网络就不公布了哈哈哈哈

评论(4)
热度(505)

© Linc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