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高冷,但跟你不熟
脾气挺好的
但也分对谁
用不着你接受
不需要你喜欢
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
wb:@lon_yester

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
不扩列/不互粉/水平低中二玛丽苏
非你圈/杂食/想写什么写什么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
君子和而不同
我一直一样,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

写东西就那个德行
谁关心你的看法
没人在意,别来意难平
有缘tag见,没缘别烦我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,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

欢迎垃圾关注我,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,都针对你

【冰九】春雨

一辆应该不会被吞的小车

凛冬太过寒冷,沈清秋心上缠着的一支白梅,活活冻伤成了刀口艳红。古来伤人之法多,伤心之事少,许也因如此,这抹红活脱的一线朱砂,把这心隔做两半。
一半是恨,一半是妒。

不成想屋外竟有一簇桃花白,迎着场雨,敲醒了春。那芬芳一半枝头迎风颤,一半土里踩作尘。
屋里熏香阵阵,香炉里燃着的暗火,烧尽了最后一丝香。
“洛冰河…我迟早杀了你...”眼睫上挂着泪,眸中带水。就连瞳孔里正笑着的人,抬眼看着时都不那么清晰了。
“师尊,我等着。”洛冰河喜欢这种单方面的夺取,喜欢把沈清秋按在床上握住他的腰,看他被自己顶弄得连话都说不利索。
喜欢看他卸下伪君子的外表,做一个心口如一的小人。
“小畜生...唔...”
“在呢。”抹去沈清秋额上擦落的汗水,洛冰河竟觉得还不够。
那肆意挥洒的雨滴,真撞土而亡又实在可惜。若是贪恋春色汇于花心,倒能成全词人,多做些酸涩文章。
“师尊,你也很舒服吧。”伸手揉着沈清秋的耳垂,洛冰河享受着被紧咬的爽利。
“闭嘴...”嗓子怕是哭哑的,再装凶也没用,沈清秋的声音都带着被滋养后的柔软。
“好。”

“你...又要做什么...”突然停止了掠夺,甚至连身后令人脸红的水声都止于一瞬分离。沈清秋才不信洛冰河会好心,考虑自己的感受。
“师尊。”
猛的被扣住腰翻过了身,沈清秋被按得跪在了床上:“哈...你...”
突然被顶尽深处,沈清秋双手失了力,瘫倒在被褥里,连眼角的红,都深埋进了身下柔软。
“唔...不要了...”这种毫不顾及一方感受的情事,可是苦了沈清秋。
唇因低喘而无法紧闭,涎液滴落,若是此刻洛冰河能看到这美景,定又会赞一句:
牡丹带露才真是国色天香。

不过看不到也不可惜,腰窝上积了几滴汗水,肩胛上蝶翅轻颤,一片淡红,更是比花更喜人。
“师尊,你真好看。”
“住口...”声音还颤抖着,就算洛冰河不再动,沈清秋身上都在抖。
“小畜生...我迟早杀了你...”
“最好让弟子死在床上,牡丹花下,弟子甘心。”

香炉里的香燃尽了,扰人的碰撞声化为一场春梦,洛冰河是半夜惊醒的。
从无间深渊里出来后,洛冰河结识的莺莺燕燕怕是比春风十里还多,可这深夜里不可宣之于口的缠人心思,到底都给了沈清秋。
便愈发好奇,若是真能把那人锁尽自己怀里,能不能听到了梦中的低吟?
“师尊,等着我。”起身合上窗,洛冰河惊觉,屋外又是一场春雨。

评论(11)
热度(848)

© Linc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