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高冷,但跟你不熟
脾气挺好的
但也分对谁
用不着你接受
不需要你喜欢
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
wb:@lon_yester

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
不扩列/不互粉/水平低中二玛丽苏
非你圈/杂食/想写什么写什么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
君子和而不同
我一直一样,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

写东西就那个德行
谁关心你的看法
没人在意,别来意难平
有缘tag见,没缘别烦我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,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

欢迎垃圾关注我,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,都针对你

【冰秋】一辆车

指尖轻碰到洛冰河额上艳红时,沈清秋才惊觉,记忆里的少年,也是会随着年岁成长的。
就像这清静峰上的青竹,雨过抽笋,而今竟也有节节高了。
“冰河...慢一点...”偏生在床笫之欢上经验长得慢,虽说比起初初尝云雨时好了不少,可到底还是少年人的性子,横冲直撞没个禁忌。
倒是这器物愈发‘长开’了,一来二去,可苦了沈清秋。
“可是弟子弄疼师尊了?”尤是眸中带露的牡丹,那一眼望去,便叫人折了想难为的心思:“弟子这就出去,对不住师尊了。”
淡淡一眼印过身下之人胸口的红痕,便知这上半夜终究是过了火。情与欲抑或其他,终究有什么从心口溢出,把理智淹了个透。

其实洛冰河并不是没有分寸的人,只是每次行这档子事时,一想到这个人是他已经错过了好久的师尊,便明月随星蛟龙入水,一发沉醉不可收拾。
“不必...”见洛冰河一脸委屈眼角泛红的样子,沈清秋怎么舍得不让他尽兴。便是狠下心来要效仿佛祖,把自己当做了那吃食喂给这小崽子。
“师尊不喜欢,弟子不强求,弟子原来做了不少错事,而今怎么忍心让师尊再受了委屈。”说着说着竟像要哭了似的,尾音都有些颤抖。

“为师真的没怪你...”倒是这刚刚才被欺负得叫喊出声的,先来哄这食髓知味的幼狼,沈清秋见洛冰河还是一脸低落,索性豁了出去:“接着做吧...”
“师尊...真的不怪弟子么?”凭空失去的那几年,到底是个心结,梗在洛冰河心口,不提还好,一想起便如被利刃猛割,吊着口淤血咽不下吐不出。
便是那明月光上玷了块蚊子血,终究扎眼。

“洛冰河...我说...干我...”知道那几年里洛冰河才是真真不好过,想起那时洛冰河抱着尸体如视至宝的样子,沈清秋的一颗心也如坠深渊,一路摔到底,直至跌进业火被焚得灼热。
把双臂环在洛冰河的肩上:“莫不是连师尊的话都不想听了?”
洛冰河本就不会轻易满足,得了这话,便再难收敛:“师尊,要是等等弟子什么出格的事,万望师尊体谅。”合了合眼,睁开又是满满的欲念:“弟子这辈子都不会再放开师尊了。”
“随你。”没法子出言苛责,沈清秋索性破罐子破摔了,自己养出来的狼崽子,自己不宠着还要谁来惯。

“啊...哈...”敏感处被少年反复顶弄,沈清秋便是后悔也没法子反抗,只得由得洛冰河占有欲作祟。
“师尊,师尊。”一声声满怀爱意,诉说着曾有的羁绊,洛冰河扣住沈清秋的腰,深深地埋了进去。
这个人是他洛冰河的,以后只归他一个人,哪怕是梦魇轻喘,也都被他洛冰河收入囊中,从此印上自己的痕迹。
碧落黄泉天涯海角,再不会多出几年,把他们两个隔开。
“嗯...太快了...再慢点...”不是真忍不住了绝不会讨饶,可被入得软了的地方仍被如此粗暴对待,竟让沈清秋几乎忍不下去了,只得开口。
“师尊,我...抱歉。”

灯火明灭,烛影摇曳,外面似是小雨了,潮湿气合着麝香味往床上纠缠着的二人感官里钻。
“够了吧...”淡红的皮肤上不知沾了谁的白浊,眼角泪染,到底是出了格。
身后抽出时入口艳红且无法合拢,沈清秋整个人俨然被玩坏了,连声音都是有气无力。
“师尊,抱歉,你别生弟子气,别不要弟子。”紧紧抱着怀中的身躯,洛冰河生怕惊醒时发现这又是一场梦。
还好那人终究温柔:“怎么会,快睡吧,晚安。”小狼崽子。

“师尊你去哪?”夜半惊醒时见沈清秋起了床,洛冰河忙捉住了他的手。
低头看了看起身时身后滑下的黏腻,沈清秋咬了咬牙:“你说呢?”
“我帮师尊。”洛冰河掀开被子,连外衣都没披就起了身。
“不用。”
被打横抱起,沈清秋忙环上了洛冰河的脖子:“我说不用。”
轻吻上沈清秋的唇角,洛冰河方又开了口:“弟子,心甘情愿。”

评论(15)
热度(1373)

© Linc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