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高冷,但跟你不熟
脾气挺好的
但也分对谁
用不着你接受
不需要你喜欢
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
wb:@lon_yester

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
不扩列/不互粉/水平低中二玛丽苏
非你圈/杂食/想写什么写什么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
君子和而不同
我一直一样,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

写东西就那个德行
谁关心你的看法
没人在意,别来意难平
有缘tag见,没缘别烦我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,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

欢迎垃圾关注我,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,都针对你

【冰九】还是一辆车

给@雨暖微霄 谢太太的赠吻(???)

屋内似有一盏灯,被窗纸拢住难透出几分亮,始终抹不平这黑夜。
“放开我...”被洛冰河从水牢里拖出来压在床上做那档子事,沈清秋羞得连看洛冰河一眼都不愿。
只是这喉间溢出的声音似也被凉夜冻透,缠绵里多了几分冰冷:“轻一点...”
像是命令,而非讨饶。

“师尊,看看我。”捉住沈清秋搭在自己肩上的脚踝,洛冰河恶意挠了挠沈清秋的脚心。
“畜生...”这一夜不知道被翻来覆去折腾了多少次,沈清秋眼睛都被溢出的泪水染红了,偏生洛冰河兴致不减,身下动作着,把之前弄进去的白腻都打散带出了湿软的入口。
微微红肿的地方被迫印上了欲的白,比起被弄脏,更像是增色:“啊哈...别碰那...”
紧咬着下唇把余下的讨饶一并咽回,沈清秋抓紧了自己散开的衣裳,手背都因使力而多出了几道青筋,称着略白的皮肤,一派引人摧毁的美。

“师尊,咬得太紧了。”四处点火也没能让沈清秋的身体放松下来,洛冰河只想用自己的法子让沈清秋耽于声色,实在不愿用天魔血迫人就范:“第一次?”
带着轻笑的三个字落入沈清秋的耳中,耳畔的声音让沈清秋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,连带着身后那正被折腾的地方都紧缩了一下。
“我猜对了?”换来的则是又一句判词。

“小畜生...要杀就杀...何必如此...连仇人都认不出了么...”带着哭腔的骂,并没有太多威慑力。
实在是被这场情色耗去太多心力,沈清秋承认,他熬不住了。
“师尊,我梦到了一个特别温柔的你,他不会像你一样拒绝我。”
“那不是我...”怪不得几天没见,洛冰河便转了性:“你做梦...”
“没事。”洛冰河一入到底,看着沈清秋轻喘着睁大了双眼,笑了笑:“我还是喜欢师尊这样,心口不一。”
“很舒服吧。”肯定句。

“你放开我...出去...出去...”似是要把沈清秋往疯里弄,洛冰河每次都入进最深处,见沈清秋有意挣扎,还刻意加快了速度。
抹去沈清秋眼角的泪,洛冰河补了一句:“师尊,对弟子笑一下,弟子就放过你。”
“畜生...我当初就该杀了你...”再厌烦也终究是心软了,不然怎会容忍洛冰河长大。
他最嫉妒的,也是他最喜欢的。一切诸报,皆因业起。

“师尊,笑一下,就一下,弟子就放过你。”捏着沈清秋的下巴,洛冰河缓了缓语气又说了一遍。
合眼勾起了唇角,沈清秋笑得嘲讽。
睁眼瞬间,眸中依旧是不甘:“你满意了?”
毁去了我最后一点骄傲,你满意了么?

每次弄在沈清秋的身子里时,沈清秋都会把眼睛睁大,这次也不例外。不可置信的表情配着汗湿的身子,闭紧的唇间尽是说不出口的委屈。
“满意了。”原来自己想要的,从来就不是那个温柔的师尊。
沈清秋扯起唇角时,洛冰河才懂,自己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刻薄的小九,霸占也好怎么都好,他不想放手也不愿放手。
这才是和他牵连半生的沈清秋,这才是他唯一的师尊。
洛冰河退出来时,沈清秋还楞着,由着洛冰河把自己抱在怀里,顺便整理好了衣襟:“你...”
突然的一个吻,让沈清秋眼里的不解又浓了几分。
抹去沈清秋颊上的一滴汗,洛冰河紧了紧搭在沈清秋腰上的手臂:“你是我的,要是敢跑,我就把你的四肢扯了,不信大可试试。”
反正你什么样子,我都想要。

评论(23)
热度(1848)

© Linc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