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高冷,但跟你不熟
脾气挺好的
但也分对谁
用不着你接受
不需要你喜欢
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
wb:@lon_yester

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
不扩列/不互粉/水平低中二玛丽苏
非你圈/杂食/想写什么写什么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
君子和而不同
我一直一样,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

写东西就那个德行
谁关心你的看法
没人在意,别来意难平
有缘tag见,没缘别烦我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,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

欢迎垃圾关注我,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,都针对你

【最绮】八百辈子前的练笔车

皎月挑亮了一抹云,檐上擦落了一滴雨,瞳孔深处竟有些雾气,就这样笼在深夜中,仿佛让破晓都晚了些。绮罗生眼底却有白光闪过,让他在欲中浮沉多时的身体终于着了岸。
脚踝仍被最光阴紧握手中,绮罗生挣了挣:“小最,放开吧。”
“不要。”最光阴说着,轻吻上了绮罗生的小腿内侧:“你舞刀的姿势都真好看,教教我吧。”
“好。”绮罗生笑了笑:“等明天?”
最光阴盯着绮罗生的眼睛,眼神颇有些狡黠:“不要,就现在。”

“小最...唔...”一棹激起涟漪阵阵,绮罗生总觉得自己也荡在水中,由着洪流把最后一丝清明吞没:“乖...等等...”
  脂白殷红,下身泥泞在这水声中,一瞬抽离又压至最深处,牡丹带露,由着赏花人轻擦过最娇嫩的地方。
这才是夜里该有的样子。
最光阴爱惨了他此刻的模样,就算被欺负得连话都说不利落,开口带着呻吟的第一句,也一定是哄着自己的。
绮罗生的温柔给了无数人,而爱却只给了他最光阴一个,没办法再分了。

“绮罗生。”
“嗯?”勉强睁开双眼,眼中人却是雾蒙蒙的。
“绮罗生。”让绮罗生的腿搭在自己肩上,最光阴盯着身下的美景看了好一会:“我发现你怎么样都好看,谁都学不来。”带着水珠的身体,汗湿了瞳孔。这景色是属于他最光阴的,是只属于他一个的。

绮罗生甚至不好奇最光阴这话都是在哪学来的,他只好奇,为何说惯了漂亮话的自己,竟会因这一句烧红了侧脸。
只得合眼吐了口气:“随你吧。”

评论(3)
热度(75)

© Linc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