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高冷,但跟你不熟
脾气挺好的
但也分对谁
用不着你接受
不需要你喜欢
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
wb:@lon_yester

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
不扩列/不互粉/水平低中二玛丽苏
非你圈/杂食/想写什么写什么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
君子和而不同
我一直一样,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

写东西就那个德行
谁关心你的看法
没人在意,别来意难平
有缘tag见,没缘别烦我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,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

欢迎垃圾关注我,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,都针对你

【双玄】寄人间

绿蚁新醅且温,初春三月尚寒,师青玄裹着被子喝着药,盯着贺玄看了一阵:“我想出去看看,快十五了,月色一定不错。”
见大少爷完全不知怜惜身体,贺玄揉了揉额角:“那就等十五再出去。”
得此一句,师青玄又活泛了起来,唇角都止不住上扬:“我可记住了!贺兄不许耍赖!”
“嗯。”

师青玄归来也快满一个月了,身子却还虚弱得不行,山河负雪,正还是最冷的时候,贺玄真真不舍得让师青玄冻着。
当然,更是怕他走失。
于是每日只是象征似的让师青玄出门透口气,还得选个正午时分。
美其名曰怕他身体不好,其实说白了,还不是因前尘事怕那夜深暮重。
“贺兄,今天带我出去看看吧,求你了。”
透过窗子,月被遮了一半,倒映星河,算不得完满。

“太晚了,明天?”
“外面有孔明灯,带我去放一次灯吧。”师青玄盯着窗外一方天地,眼底尽是希冀。
贺玄早知这大少爷为了出去什么由头都寻得出来:“快中秋了,中秋再去吧。”那时高低都是要出去带师青玄感受些人间烟火,来慰他心神强留他不走,许诺便也许了。
“我怕,我等不及那时了。”师青玄转头,唇角带笑:“就今天吧。”
倒也无从拒绝,贺玄本不想关着他:“好。”

从那一方囹圄走出,不过只要几十步,一念之间而已。
师青玄触着一抹亮,容它去另一方天际,本无需用力,他却着实抬手送了送。
然后由着它缩成眸中一点,融入寒夜。
“贺兄,你说天上哪来的这么多星星啊。”
“人死后会化作星星,你不知道么?”
师青玄听罢,抬眸找了一阵:“贺兄你说,那我为什么不在天上啊。”
“因为你在我身边。”师青玄手比贺玄还凉,这是贺玄触到后才知道的。
“是么...”天上一颗星旁,忽明忽暗又是一抹亮:“我知道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说来贺玄本不会这么惯着师青玄,只因失去过一次,才更懂那人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。
而也幸得师青玄魂魄不散,他也肯返身来寻。
贺玄没提起过,可师青玄却早知道,只要他来寻,就会寻到。哪怕不是他的明兄相伴,他也绝不会孤身一人。

岁月擦过,又一年中秋。
“贺兄,我今天不想去人间看了。”师青玄鼓了鼓面颊:“去找个高山看看吧,越高越好。”
“不去买个孔明灯玩玩么。”
“那日都放过了,不想去了。”
不知如何答复,贺玄盯着师青玄看了许久,连发丝都看了个仔细,也只得:“好。”

那夜露重,旷野一丝生机也没有。
“贺玄!”走着走着,师青玄突然转身,把扇子一下抖开,眉眼弯弯竟是笑了:“有点冷,抱抱我吧。”
倒也无奈,贺玄刚抬手,就被师青玄猛地接近吓了一下。只见师青玄抿了抿唇:“我又不想抱你了。”
师青玄看贺玄愣住了,只轻笑,折扇抬起,他们淹没成星尘中渺小一点,再无嫌隙。
那些生前为肯出口的事,那些死后才敢互知的心,交错而散,汇入星河平静。
又有人相携而来,孑然而去。
师青玄的发扬在风里,逐渐融入夜色的黑:“贺玄,中秋到了。”
再无执念,也可安心走了。

眸中纯白消失,恍然只一人。
“嗯。”
夜里风也冷,贺玄被茫茫星河簇拥,触碰着一场美梦。过了一阵许是累了,转身留背影沉寂在风里,耳边依稀早已不会再听到的二字。
讶然惊觉,那竟是他们彼此错过的整整一生。
他抬眼,繁星共烟火砸落在他眸中。他的唇尚有余温,他的衣裳却冷。
曾经沧海而今巫山,那是他早该放手的一切。

抬手触上星河,握手空无一物,君生泉下我葬人间,一世爱恨已然散场。
他笑了笑,合眸山下人间烟火正盛,幡未动。
凡尘种种不曾忘:“贺兄你说,那我为什么不在天上啊。”

“中秋么,真是好日子。”

■考试周只想摸鱼,没头没尾,写不完了没时间,本来想了超多细节阿西吧,没什么营养就当个小段子看吧。
■不知道能不能看懂,就是师青玄死后返魂,魂魄微弱易散,贺玄身边鬼气太重,需人间烟火安神才可长留,而师青玄中秋人气重时却选了远离尘嚣,贺玄也由着他选。
■有执念才愿返魂,散尽执念也便走了,总之人间大喜,未必无人大悲,命啊。
■舍友在熬夜赶图,我边写边试着手推灯起的动作,结果他们和看傻子一样看着我,笑死。
■真的写不好,愁死

评论(6)
热度(358)

© Linc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