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高冷,但跟你不熟
脾气挺好的
但也分对谁
用不着你接受
不需要你喜欢
灵魂很无趣 但你配不上
wb:@lon_yester

谁想三观正好和你一样
不扩列/不互粉/水平低中二玛丽苏
非你圈/杂食/想写什么写什么
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
君子和而不同
我一直一样,变的是你看我的角度

写东西就那个德行
谁关心你的看法
没人在意,别来意难平
有缘tag见,没缘别烦我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,还不都是一副臭皮囊

欢迎垃圾关注我,看好碎碎念的每一句,都针对你

【除夕渣反8H/冰九】无味

 @除夕渣反24H活动号 

■谢邀,冰九小短篇

■回坑满足一下冰哥亲亲抱抱九妹的愿望

■新年快乐啊!

隆冬雪深,百花摧折。

洛冰河夜半便醒了,窝在地宫里饮着属下送来的药,唇下微苦,揉了揉额头依旧是乏力,索性掀了被子躺了回去,沉入温暖。

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严冬,洛冰河也是如此累,在这张床上抱着他的宿敌,求得几分温暖。

那舌下,如而今一般微苦。

彼时沈清秋浑身皆冷,灵力被压制,嘴上却还不消停:“小畜生...把你的手拿开...”

“水牢里难道比这里还舒服?这么不老实是想现在就回那里去?”洛冰河心想这人身上真冷,却还是把他往怀里按了按。

洛冰河再清楚不过,沈清秋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,不会做对自己无利的选择。

如他所料,沈清秋没再折腾,许是真累了,一句话没再多说,竟就着这份温暖陷入了沉睡。

沈清秋静下来后很温柔,若不是眉头还皱着,当真和洛冰河再另一个世界看到的沈清秋一模一样。

洛冰河也说不清看着“自己”和那温柔的师尊在一起时是何等心情,一如此刻说不清是以何心情抱着这人的。

便强说是和刚入清静峰,盯着那袭绿衣移不开眼时的心情一般吧。

“小畜生...你做什么?”刚欲吻上那人的睡颜,一句带着怒气的话,便钻进了洛冰河的耳朵。

盯着那人的眼睛,洛冰河终是晚了一步,没能得偿所愿,抿了抿唇只得:“不做什么。”

沈清秋从不肯给自己一丝一毫的好脸色,便衬得洛冰河心头那点小心思愈发的不值钱。

洛冰河竟也有些厌弃自己,恨不得把那点小心思掐死在心里。

或是直接把那人掐死在床上。

埋在心里许久情绪便如此被剖开,洛冰河承认,自己快要被某种不明情绪吞没了。

于是开口一句:“我想要你。”

洛冰河想要的东西,没有得不到的,更何况沈清秋被折腾了许久,早没了反抗的力气。

被压在床上从背后占有,沈清秋带着哭腔,小声呢喃的却是:“你杀了我吧。”

洛冰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口中饴糖竟成了沈清秋眼中砒霜,只得轻笑:“我还以为,师尊会贪生怕死一辈子呢。”自己是因他有负于人才如此难为他的,洛冰河无数次对自己说,也对身下人说。

可温存后那人却只一句:“你究竟是因为怨恨与我有私仇,还是看不起我满身罪孽,你自己最清楚。”

诚然,为什么才会如此在意这人,只有洛冰河最清楚。

第二天洛冰河还是把沈清秋送回了水牢,他拿这人没办法,一生越此一次矩,也只敢越这一次,不敢回味,不敢铭记。

沈清秋终是没有贪生怕死一辈子,最后的生死,还是由他自己决定的。

在水牢的第二载,沈清秋已失了金丹,他从未给过洛冰河一个好脸色,就连最后逃不开生死,口中骂着的还是小畜生。

水牢很冷,那人身体也很冷,洛冰河从未想过回来时会是这样的场景,吻上那冰冷的唇时,方才想起,自己竟从未在那人生前吻过他。

黄粱未熟,洛冰河醒来时尚是清晨。不知为何又会梦到前尘往事,寻杯水来饮,口中尚是苦的。

他未想一生所尝的酸甜苦,皆是因一人。

评论(32)
热度(1867)

© Linc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